今天是2020年7月4日 星期六,欢迎光临本站 

热点推荐词:

人事任免

暂别徽商之昆大行(二)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17/8/16     浏览次数:    

留学澳洲的生活,也快要告一个段落,个中的体验收获,也是一言难尽。拾捡拾捡,与同仁分享。

生活篇布里斯班是个世界著名的旅游城市,却没有想象中的鳞次栉比、车水马龙,更没有纸醉金迷、光怪陆离的摩登都市气场。反而让我这个初来咋到的人感到一种恬静与舒适,并没有觉得自己顿时成了刘姥姥。当然,一切还是非常新奇有趣。

布城的生活非常闲适,几乎所有商店早上9点开门下午4、5点下班,货真价实的朝九晚五。联邦银行的宣传册上就很骄傲的写着:“营业时间超长,至下午6点”, 以此吸引顾客。这里不像国内,凌晨时分还可以随处吃到宵夜。国内人们夜生活才开始拉开序幕的时候,布里斯班的居民们梦都该做了好几轮。每当我秉烛夜读,看到邻居们早早关灯就寝,心中无比的羡慕。整日忙忙碌碌的中国人民,有多少是可以每天晚上9点就可以安然入睡的呢。当然,澳洲人民也会及时行乐,那是在每周五发工资的时候,这时市区的商店才会营业到晚上9点。

这里公共交通很有趣,火车很方便,市区到郊区都有火车。公交车道路系统是封闭独立的,所以公交车很少堵车。麻烦的是,公交车没有语音报站,下车要提前一站按铃。站上如果没人示意搭乘、车上也没人要下车,公交车是不会停靠的。对于一个城市陌生人来说,是个恐怖的事,一不留神就会坐错站,还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是该继续往前坐车还是该往回走。此外,这里的私车都严格遵守交通规则,礼貌避让行人。很多次早上上学赶路都遇到驾车人主动停车,微笑招手让我先行,当我也礼貌的回以“谢谢”的时候,人的心情变得都像布城的天空一样,湛蓝而明朗。

布里斯班的城市绿化非常好,随处可见长着气根的大树,几个人抱不过来。当地气候常年平均气温在20度上下是植物生长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在南半球的冬天,悉尼、墨尔本的人们穿大衣带围巾的时候,布里斯班的人们还穿着短袖。正是这样的气候,在市中心免费开放的人工沙滩上,常年都能看到有孩子们在戏水。

还记得第一次去市中心逛街,发现几乎所有服装店的衣服都是made in China。要说比款式、花样和价格,那真是让人无比怀念国内的淘宝和凡客了。但是商店的服务到让人由衷称赞,即使去路易威登、爱马仕、蒂梵尼的商店挑来试去还一样不买地走掉,服务员也始终亲切的为你服务。完全没有国内商店里店大欺客、让人不敢进去的气势,唯恐被大牌的服务员从头到脚打量一番后再施以白眼。

学习篇学校就坐落在市中心,被生态公园和布里斯班河环绕,景色优美。校园里,各种肤色的学生汇集在这里,即使那些打扮奇特、时髦的同学,也能看到他们在图书馆里认真安静的学习。图书馆的条件非常优越,24小时开放,免费的电脑、网络,和专供小组讨论的玻璃隔音室。如果去迟了,在图书馆里是很难找到座位的。虽然对法学院的学习之难也有所耳闻,有那么点心理准备,但仍然被高强度的上课和作业折磨得够呛。我攻读的是由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和校方联合开设的知识产权硕士专业,在亚洲也是唯一的一个,旨在推动亚太地区知识产权发展。据说在欧洲,在西班牙有一个。班里汇集了来自中国、澳洲、韩国、德国、印度、加拿大、文莱、马来西亚、斐济、新几内亚、新西兰、叙利亚和德国的同学。这些优秀的同学大都是持政府奖学金前来就读的,有公务员、律师、警察。而我和另外一名中国同学是法学院授予的奖学金。授课的老师们,有来自英国剑桥的教授,有毕业于哈佛大学法学院的博士、教授,还有来自澳洲知识产权局的官员和著名律师,甚至还有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官员。他们带来了知识产权法律方面最新的研究成功和最前沿的热点问题研究。他们每个人的专题讲座都让人大开眼界,那滔滔不绝的脱稿演讲、大量的案例、精彩的内容,至今余音绕梁。虽然老师们上课的方式都很轻松愉快,总是面带微笑,但是他们对教与学的要求是让人心生敬意的。有个小插曲足以说明。讲授知识产权管理的飞利浦是澳洲著名的知识产权管理专家,虽然他很忙,但是从不迟到,哪怕一分钟。他第一天上课,发现有同学迟到,没有做任何批评。第二天,又来迟到的同学在推开教室门时,只见全班同学都起立鼓掌,刹时就楞了,面红耳赤。原来,这是飞利浦发起的。于是就再也没有同学迟到了。后来,飞利浦老师特地给大家带来糖果和巧克力以示鼓励和感谢。更有趣的是,最后一次上课,所有同学都不约而同提前到教室等候飞利浦的到来,在他进教室的时刻,全体起立,鼓掌欢迎。大家都开心的笑了。

在学习中感触很深的是,西方的知识产权法律保护的实务和理论研究的确遥遥领先。试举几例:闹得沸沸扬扬的百度文库事件在国内现在是了无动静,而在美国很多年前就发生过这种的案件,牵涉了谷歌这样的网络巨头,而对这类案件美国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处理方式。商标方面,气味可以作为商标,声音可以作为商标,只要具有区别性的标识,就可能成为商标,这样的做法无疑为有限的商标资源开辟了更大的设计范围。并且法院判例为如何认定一个标识是否具有区别性给出了逻辑严密的认定标准。还有关于商标和言论自由的研究,商标侵权的相似度认定理论。外观设计方面,设计自由度对侵权判定的影响。搜索引擎关键字侵犯商标权和域名保护,植物多样性法律保护、传统知识、反垄断与知识产权等等,很多内容在国内都还是空白。前所未闻的知识和案例让人应接不暇。 其次,另人头疼的是,在写研究论文的时候,为了将中国和西方的法律保护做一个比较研究,却往往苦于查找不到国内判例,即使找到了案例,也很难通过判决看出法院认定事实的逻辑推理和适用法律的理由,就法条而论法条的论文在受判例法传统熏陶的西方法学老师眼中显得是那么言之无物。 早就听说,国外对专业论文要求严格,当我拿到法学院发的“引用指南”时,我才明白,什么是严格。那厚厚的一本书,就是指导如何标注法学论文所引用的文献。为此,学院还专门安排了一次培训课。说到论文的评分,老师们在评分时,从文章结构、风格、语言、内容等各个角度给予评分并且把评语反馈给每个学生,结构严谨、语言准确、具有批判性、创新性,论证充分和逻辑严密的文章才会给予好评。 没有一个老师是看一下论文以后凭印象给个分数就万事大吉。由于这样的严苛,我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是通宵达旦的看书、查案例、写演讲稿和论文了,只是希望尽最大努力使自己不能落后于人、不丢了国人的脸。

虽然学习的过程非常艰辛,但是我仍然深感幸运,能有机会来感受西方的法学教育。而这其中最让我久久不能释怀的是一件看似寻常的事。在高等法院门口,有4位身穿法袍、头戴英式法官假发的法官走出来,想必是刚刚开完庭。一路上,人们都面带微笑的注视他们,脸上那份尊敬与向往溢于言表。路边咖啡店休憩的人还向他们举杯致敬,甚至从他们身边走过的人,都主动侧身避让。这一幕让我感到非常震撼,是怎样的原因使他们获得这样崇高的职业尊严。是不是也可以说,这就是法治社会的一个写照?怀着羡慕、甚至嫉妒的心情,我由衷的希望,经过中国代代法律人的能力,我们的法律人总有那么一天会享有这样的职业尊严感。



作者:梁宇,徽商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现就读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专业是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在亚太地区的硕士研究项目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3966558792
浏览手机站